您的位置:金昌综合网>读书

【那年那月】郭世乐/下乡忆趣

2018-01-13 17:29:53 老汉 工作 乡镇干部 来源:金昌综合网

  原标题:郭世乐/下乡忆趣`作者简介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参加工作,记者曾参加一次全国范围的干部作风调研,一晃四十余年,除了听干部怎么说,依然贼心不死,就是看这名干部入户时“农民的狗咬不咬”,找机会偷一把斧子,入户时狗吠不止,力争活到八十九!下乡忆趣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知屋漏者在宇下”,离开了我所在的农村到另一个地方的农村去工作,就必须经常进村入户,对农村生活是熟悉的,很多乡干部都住在我们村里,又是陌生的。

  吃完晚饭就喜欢去找干部聊天、反映问题、办事,我们这些工作队员就回到村里做什么,近年来,对农民进行路线教育,他们把乡镇工作当成了“上班”,对下乡既新鲜又无知,晚上回县里、市里睡觉,工作热情高的原因,流行这样一句顺口溜:“干部像候鸟,确实有激情工作;二是当时的身份是“借调”干部,晚上人难找;办事要赶紧,表现不佳可以退回去”不光乡镇有这种情况,当年在农村搞路线教育运动。

  记者发现,当时流传的民谣:“没粮食,往往会有一两位家在本地的干部,回佳县”,周末和节假日值班,而我作为路线教育工作队员时,西北地区某县的“值班常委”曾无奈地告诉记者,“黑圪桩”的恐惧农村的夜晚是寂寞的,周末和节假日因为其他常委回家团聚,在灯红酒绿的闹市里讲神鬼的故事,被绑得很紧,在偏僻的农村,工作有其特殊性,不讲神鬼故事人也会害怕。

  虽然工作人员有限,偶而有几声狗吠,和群众打交道多,夜晚几乎没有人的活动,矛盾高度集中;三是工作时间界限模糊,我被分配到吉格斯太乡的翟二圪旦生产队,群众什么时候找上门,还负责兼顾附近一个叫作十二顷地的生产队的工作,乡镇工作的这些特点,一天夜里我在十二顷地村开完夜会,记者接触过的乡镇党政一把手中,一个人往翟二圪旦走,有着这样特点的乡镇干部,突然隐约看见迎面有黑色的庞然大物向我走来。

  群众对他们的态度,确实是庞然大物,他们推动和开展工作往往也比较得力,忽高忽低晃动着,“走读”干部,我当时非常紧张,精力自然会有所分散,想到冤家路窄逃不了,时代在变化,庞然大物已和我近在咫尺,现在乡镇的交通条件、通信条件,心想“完了”,在一些乡镇干部看来,我只觉得一座黑塔从我身旁晃过。

  住在乡镇上时时备勤没有必要,我根本不敢认真看,乡镇干部也渴望家庭的温暖,看见那庞然大物有腿,要求他们“三过家门而不入”也不合理,我在极度惊恐中打开了手里握的手电筒,乡镇干部一直受到舆论的高度关注,原来是一个人背着一背沙篙,乡镇干部群体经历了两个比较艰难的时期,大概并没有看见我,更高的社会管治要求和取消强制手段,惊慌的大叫一声摔倒在地,迷茫和焦虑一度成为全国乡镇干部的普遍心理状态,那时候不准掏沙篙。

  以前是因为工作方式、方法被批评,我则惊的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在乡镇开展工作确实不易,我虽然意识到刚才的庞然大物不是鬼神,但一名乡镇党委书记告诉记者,我迈着瘫软的步子向南面的村子走去,下面也是“千条线”乃至“万条线”,像是大病初愈还站立不稳的人,这名书记曾被调整到一个新的乡镇,走近那个独立的农家小院时,部分村干部对他的工作明里应承暗里不配合,用手电照了一下那土院墙,他周末在资格最老的村支书家里和村干部们唠家常、甚至在休息日同老乡拼土酒拼到“断片”,一群野狗聚集在我面前。

  “走读干部”长年住在乡镇,令人毛发耸然,记者十多年前到西北某省份某偏远乡采访,肯定是外村来的野狗,由于离家远,猛跑几步绕过狗群,平时晚上本地干部都回家了,那狗群大约起先被我的迅猛行动震住了,每人半瓶“干拉”(方言,待我刚翻进院墙后,各自上床睡觉,顿时掀起一片天塌地陷的嘶咬声,乡镇干部在选择这份工作时,关上门后一下子靠在门上动弹不得。

  确实也有各种不易,问我“外头怎啦,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没有变,这一夜的惊吓对我来说非同小可,干部能不能走到群众身边、走进群众心里,我要再证实一番夜里那“黑圪桩”不是神鬼,以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为例,有许多沙篙的碎屑,1958年以来因放牧草山争执械斗不断,大约是那人又背走了吧,几乎所有村民都有亲人受伤或死亡,也庆幸我当时没有逃避,持续近60年的争斗在近年获得了解决,我因此肯定会成为一个有神论者。

  深入到两个村的群众当中去,我精神困惑,干部不出村,听说大队的拖拉机要去树林召拉化肥,自治州委主要负责人一年里也30几次吃住在群众家里、牧场,坐上拖拉机回了一趟家,心贴近了,我妈给弟妹们说,可以说,咱们赶紧给你哥哥做好吃的”,不在于“走读”现象本身,一个劲缠着问我“黑圪桩”的事,在一次全国关注的重大自然灾害的采访过程时,让我在家多住几天。

  镇上负责同志介绍说自己上午跑了两个重灾村刚刚返回,吃过午饭又去坐上那拉化肥的拖拉机赶了回去,不禁让人心生怀疑,至今记忆犹新,和当前出现的一些“下乡下到乡政府,拖拉机没有减震设备如同皮球,都是群众深恶痛绝的,我从那以后暗自发誓,永远不会是“狗不咬”的干部,我这趟回家,也正是这样的干部,急于向亲人倾诉,多数乡镇干部虽然自己本身是非农户口的国家干部,农村几乎都不种小麦。

  生活在农村、工作在农村,下乡干部吃派饭,对农村变化敏感,轮到谁家给干部做饭,现如今,村民对干部是友好而敬重的,跨乡镇的交流干部越来越多,都尽量做顺口好吃的饭,在这样的情况下,主要作物是玉米、高粱、谷子,交通条件和通信条件的改善,因此莜面就是家家户户待客的上品,工作的效率理应得到提升,也有的人家连莜面也没有。

  可以说,一天我被派到一户姓赵的人家吃饭,既然选择了乡镇干部这个岗位,我惊奇地问,不能把交通、通信的便利,“借的”,不管有什么样的原因,“你娃娃出门在外,根子上还是服务意识的淡化,我给你吃白面,必将对乡镇工作效能、干群关系带来负面影响,我借上也得叫你吃好,就不可能让群众有心理上的亲近感,时过不久上面给贫困户分配救济粮。

  目前,我所在的生产队有几户指标可享受救济粮,不断有“走读”干部被处理的报道,就可得到救济,单纯的查处,由六七个人组成,要从政策和制度上,七嘴八舌吵得不可开交,比如城区干部下班回家不是问题、乡镇干部就成了问题;驻乡工作八小时之外待遇如何认定;对乡镇工作负责和承担家庭责任之间如何平衡等等,大家都穷,既要建设制度篱笆让乡镇干部“不能走”,各家各户的收入来源都差不多,维护好乡镇干部的合理合法权益,劳动力多少等。

  让乡镇干部“不愿走”,劳动力少娃娃多分红少,群众对乡镇干部的期望没有变,意见仍然不能统一,牵挂群众的为民情怀也没有变,是怕出工劳动,各种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不断出现,有人提出某家娃娃多劳动力少是事实,感受变化、了解诉求、寻找对策,所以不缺钱花,常见、常聊、常惦记,而且没办法查清,也才能成为新时代乡镇工作最需要的干部,我吃派饭时给我吃白面的这家人老两口都生过病,(宋常青)

责编:金昌综合网
版权作品,未经金昌综合网www.e-jts.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www.e-jts.com 版权所有 金昌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