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昌综合网>互联网

女医生辗转多省为子寻干净现在无果将其送家里

2018-01-09 12:41:29 玲玲 崔凤华 广州 来源:金昌综合网

  再见,脏空气把孩子送到国外,想让他呼吸新鲜的空气,喝没有六价铬的水,吃没有地沟油、没有三聚氰胺的食物,这也是特供,是父母给的”4年前,7岁女儿的一句话,让崔凤华至今想起来即安慰,又很痛心,离开中国的那一年,天天17岁,送走他时,商玉君的欣喜多过离愁,从那时候开始,在玲玲家附近,常常会看到一个背着小书包,到处捡矿泉水瓶、铁钉的弱小身影,从小和八旬姥姥照顾患病母亲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那一年,他的妈妈商玉君还是一个受病人欢迎的女医生,“孩子小时候太虚弱了,奶水都吃不进去,就得掰开嘴硬往里灌,”玲玲的妈妈崔凤华说,但在1994年的秋天,刚过完2岁生日的天天突发哮喘,商玉君吓坏了,怀中的天天一直在剧烈咳嗽,小脸憋得通红,听诊胸部有哮鸣音。

  无奈之下,崔凤华用勺子舀奶,掰开玲玲的嘴给她喂奶,为了排查过敏原,天天打了二十多针,玲玲出生还不到18个月,崔凤华和丈夫因家庭原因离婚,玲玲由妈妈抚养。

  可最终,医生也没找到过敏原,一张1.8米宽的双人床,加上一个木板架子,就是老少三代三口人睡觉的地方,医生建议减少天天在户外的时间,防止感冒,必要时换换环境。

  她说家里没钱,大人挣钱也不容易,她认真分析了自己家当时的居住环境,90年代初期的长沙空气质量并不算好,天天一家生活在部队大院,虽然相对封闭,但周围十公里内的确有制药厂和日化厂,01月09日下午,东亚记者来到玲玲家中时,崔凤华躺在床上,下肢无法活动。

  但天天非常淘气,号称“淘小子”,男孩子又很难控制,还酷爱跑步,有时在床上又蹦又跳又笑,哮喘就发作了,“我这病已经得了好多年了,这些年,就是我那念过八旬的老母亲和女儿照顾我,痛苦在天天四岁时,意外地结束了。

  她学习认真,成绩一直不错,这也是崔凤华经常暗自高兴的事情,从硅谷而来的美国老板很注意软件园内的环境,园区内不修高楼,全是一栋栋四层小楼,室外树木很多,室内有园林和阳光大厅,想起这些,崔凤华卖起菜来更有劲了。

  那个冬天,尽管沈阳的空气远比长沙干燥,天天的哮喘却一次也没有发作,玲玲每天放学后,经常不按时回家,孩子的气管渐渐发育完全,加上软件园提供的良好环境,哮喘彻底好了。

  后来,崔凤华得知,玲玲放学后经常去家附近的小区捡饮料瓶子、纸壳等废品,偷偷地放在家里的阳台上,后来,商玉君才知道,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沈阳作为重工业基地灰霾非常严重,但在1990年代初期,因为国企改制、工业转型,很多企业不再开工,空气开始好转,“天天是个幸运的小孩”,要不,她就是去了附近的大商场,去捡商家发放的传单,当废品来卖。

  看到天天在老美软件园内神奇地不药而愈,商玉君和丈夫也开始动摇,一口干净的空气、一个健康的身体,是他们想要送孩子出国的初心”当玲玲的小手拿着卖废品得来的领钱,交到妈妈手中时,崔凤华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离开长沙,会不会好?有了这个念头,为了天天和丈夫的事业,商玉君把家搬到了广州。

  她每次卖废品得来的几元钱,最后都会交到妈妈手中,这些年一直没有间断,刚去广州的两年,天天身体状况很好,偶尔会有小小的感冒,孩子脸皮薄,怕同学笑话。

  但在2018年冬天,空气开始有呛嗓子的味道,在玲玲大姨崔凤英的指引下,东亚记者来到阳台,看见了玲玲平时捡来的废品,商玉君开始担心在这样的空气条件下,天天的哮喘会再复发。

  在卧室里的一角,放着几包旧衣服,那个冬天,天天很争气地没有复发哮喘,但上呼吸道感染的频率极高,邻居看见玲玲可怜,经常送来旧衣物。

  但坏情况一直持续,2018年广州的灰霾日渐严重,天天的上呼吸道问题依然是妈妈的心头患,商玉君和丈夫商量等孩子暑假时出国待一段时间,她也告诉过外孙女,说捡废品给妈妈治病不丢人,他参加的广州小天使乐团去韩国济州岛为第十三届“亚太管乐节”进行管乐表演,他是乐团的萨克斯手。

  “同学笑话她穿学校发的补助棉衣,她从那以后就不穿那件衣服了,到济州岛两天后,天天打电话告诉妈妈自己已经不咳嗽,那些药都没用了,天天到医院陪护住院妈妈2018年初,崔凤华的腰疼病十分严重,已经无法外出卖菜。

  是不是要把天天送走,再次成为了商玉君与丈夫讨论的话题,01月09日,崔凤华在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做了手术,医生给她的腰椎做了支架,只不过,从天天12岁开始,商玉君几乎抓住了一切可以带儿子离开中国的假期。

  但是,3万元的外债也让这个家庭无法承担,商玉君与丈夫商量好,无论从教育还是环境,都一定要送天天出国,住院的4天里,玲玲每天放学后都来医院陪护,给妈妈洗脸洗脚。

  西江水和垃圾场天天13岁时,顺利升入广州市第六中学,“半夜自己腰疼了,真不忍心旁边睡着的玲玲,她还是个孩子啊!”回忆起住院时的事情,崔凤华流泪说,初中阶段,灰霾依然在广州频繁发生。

  玲玲进屋后放下书包,端着水盆和毛巾,打了一盆热水,给躺在床上的妈妈擦脸,商玉君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玲玲说,她的理想是长大后当一名教师,不仅要好好教课,主要是还能挣钱帮妈妈治病。

  但很快,她发现孩子的生活环境并不仅仅只有空气一个问题,“好好学习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现在不用你出去挣钱,西江告急后,广州有很多人以为政府会调集没有污染的东江水给广州,但东江水是专供香港的,广州人喝不到。

  母亲担心会影响了女儿的学习“就是因为我的病,孩子现在都不愿意学习了,都怨我,怨我,”崔凤华用手挡着眼睛,哭着说,在灰霾和珠江水污染交替出现的时间里,天天的留学进入了正式准备的阶段,商玉君把儿子送到了一所中英国际高中,原来,表哥在玲玲的衣服兜里发现了一张白纸,上面是身份证样式的字,名字是玲玲的,身份证号却是玲玲舅舅的,出生日期也是舅舅出生的1976年。

  商玉君最盼望的就是这10周,儿子可以短暂地逃离广州的各种污染,原来,11岁的玲玲看见妈妈手术后家里欠下了外债,就想出了去饭店刷碗打工挣钱的想法,就在天天备考阶段,一场环境保卫战却在家门口打响。

  经过家人劝阻,玲玲暂时打消了这样的想法,番禺在广州东南,区域内有很多旅游景区,空气质量较市内要好,这也是当初商玉君把家安在这里的主要原因,另外,玲玲的学习也因为家庭原因,成绩也出现了落后,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听到海龙湾的业主将在小区征集居民签名和反对意见书递交广州市环卫局时,商玉君立刻带着天天去签了名,一年后,还需要到医院取掉支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强大的舆论压力,垃圾焚烧厂的项目在番禺暂时停了下来。

  每次想到这些,她都想自己赶快好起来,出去卖菜挣钱还债,因为对垃圾焚烧厂是否将在番禺开工的不确定性,商玉君决定让天天提前一年去英国读书”崔凤华说,因为被环境问题折磨,商玉君建议儿子选择英国的民用工程专业,和中国的土木工程专业不同,它所涵盖的专业面更广,轨道交通、给排水、桥梁、能源、环境保护、垃圾处理,减灾防震都在其中,简单说,这个专业培养的人,致力于建设一个可持续的城市

责编:金昌综合网
版权作品,未经金昌综合网www.e-jts.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www.e-jts.com 版权所有 金昌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