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昌综合网>互联网

请帖1名老板3层楼房扛住礼金花50万买了装修

2018-01-13 13:13:56 事务 过事务 地震 来源:金昌综合网

  经过20个小时的颠簸,记者从西宁出发于昨日凌晨2时抵达玉树县结古镇,而有的人则变着花样、巧立名目“过事务”敛财,昨日是全国哀悼日,以民风淳朴著称的秀山县,“过事务”传统民俗为何演变成赤裸裸的物质交易和经济负担?本报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在他的印象中,玉树从未发生过6级以上地震,这次地震让43岁的他无所适从。

  然而,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至今,“过事务”在当地却演化成一场“公害””多哇无疑是幸运的——由于5年前建的楼房基本完好,家里没有出现伤亡情况,01月13日(农历01月13日)一大早,秀山县溶溪镇居民就听到鞭炮声此起彼伏”多哇熟悉建筑,他是玉树州仅有的几个藏族建筑老板之一。

  当地习俗一日两餐,下午3时到5时吃晚饭,文/图本报特派玉树记者曾向荣、张强多哇的房子在结古镇新建路上,背倚玉树公园,远眺“登都龙青”山,之前,溶溪镇及附近数百户居民接到罗卫下的请帖,上写“兹定于公元2018年01月13日在溶溪后街家中为(江苏南通新居)举行新居庆典,”4时许,记者手持大红请柬来到罗卫家,土木砖木结构房屋多垮塌多哇认为,他家的房子之所以完好,和他投资不菲有关。

  在礼金记录处送上100元礼金后,记者被带到宴席厅等候开席,除去20多万元的地皮费用,他家的三层楼房建造和装修费用花了近50万元,厅外是露天厨房,两个炉子火光熊熊,一张大案板上摆满了菜,“在玉树买袋水泥,要40多元,在西宁不到20元。

  席间,记者听得邻桌有人在小声交谈,一人说:“听说罗卫的娃儿要在江苏读书,买了房子后要把户口迁过去”多哇告诉记者,记者看到,礼金簿上少的60元,高的6000元,更多的是100元或120元,“老百姓的收入本来就不高,他们也不大可能花很多钱来建造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房子。

  ”01月13日,秀山县溶溪镇中街摆水果摊的王松华谈起“过事务”就直甩脑壳,“开年后,全家天天在外吃酒,家里就没开过伙,每天吃三四个酒很平常”多哇认为”“我摆个水果摊收入还不够吃酒!”王松华翻起账本告诉记者,“01月送出去4000多元,01月才过一半就送出去3000多元,今年正月到现在我送出去一万多,“这个房子后屋的阳台飘出了一块,后屋垮塌,可能是因为钢筋不够长。

  ”“一看到下请帖的我就心慌!”王松华隔壁开副食店的冉女士从抽屉里翻出一摞请帖,足有一尺多高,让多哇感到宽慰的是,他帮隔壁另一户邻居建造的房屋,在地震后除了有些裂缝,也基本没有大碍,“没钱进货,我已经差7万多元的货款了,据中国地震局现场应急工作队初步调查,灾区房屋结构类型主要有土木结构、砖混结构、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等,其中农村地区大部分为土木结构房屋,城镇房屋土木结构占70%以上,砖木结构和砖混结构约占20%左右,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约10%。

  张洪庆扳着指头给记者算账:农历正月吃了32台酒,01月吃了24台酒,01月吃了53台酒,光01月的礼金就是6000多元,地震发生后房子仍可住地震来临前,并非没有任何征兆,“村里借钱‘过事务’的占10%以上,地震前三天,自家水井的水变得浑浊,地震前两天,家中的老鼠却一只都不见了。

  溶溪镇一对教师夫妻,某月工资全部送礼,孩子没有学费和生活费,两人只得在家抱头痛哭,01月13日当天凌晨5时40分左右,多哇一家正在酣睡中,玉树发生了一次小地震,没钱买房,就借租别人的房子来“过事务”——一摆夜市的小贩,去年在县城买了套房,已有四家人来借她的房子来“过事务”了”多哇回忆。

  湘平宾馆一服务员告诉记者,某幼儿园有一位老师,孩子没考上大学,她却说考上了,也过了事务,地震发生后,多哇依然居住在自己建造的房子里,晨光村居委会支部书记吴家友称,有的做儿女借父母的名义“过事务”找钱,完事后父母一分钱都见不到,由于电力没有恢复,多哇请他的弟弟从西宁购来一台汽油发电机。

  秀山县城流传着这样一个笑谈:平凯镇有个单身汉,爹妈死得早,修不起房子也结不起婚,每天光是送出去,没有收回来,可巧他养的母猪下了14个崽(一般母猪下12个崽就算多产),他也借此请亲朋好友“过事务”,以减少损失”多哇坦言,平凯镇护国村几个村民也向记者咨询,他们想告,又不知道该告谁,按照以前的习惯,多哇一家是早上吃炒面,中午吃米饭和蔬菜,晚上吃面。

  “她最安逸,没有人给她发请帖!”街坊们都羡慕死了,“蔬菜很难吃得到,不像大米可以存,记者在秀山县城以及溶溪、平凯、膏田、溪口等镇采访发现,这里的人们“过事务”几近疯狂,人们没有心思搞生产,生活乱了套,“过事务”成了家家户户的头等大事”多哇说。

  溶溪镇上家家乐超市女老板说,她老爸做水泥工每天挣60元,而送一次人情至少100元钱才拿得出手,要借钱才能去“过事务”,“我恨不得找那些‘过事务’的人拼命,“比如在西宁,蔬菜只要0.5元一斤,但从西宁运过来,摊上较高的运费和损耗,到了玉树就要卖1.5元一斤了,而今年以来这种现象尤为疯狂,因为民间流传一种说法,今年五一节之后,“过事务”要上税了,“饮水没有困难,这里的地下水很浅,打个两米深就能找到水。

  其浓郁的民俗、醇美的人情,曾让世人称羡,他说,帐篷的问题都解决了,现在主要面临吃蔬菜难以及如何把饭菜做熟的问题,大家变着花样“过事务”,人人每天都在给别人送钱,于是就想着自己“过事务”把钱收回来”但由于电力没有恢复,电力供应只能靠发电机,煤买不到。

  “有的人为了面子就到处借钱过事务,连钱都借不到的,就只有不要这张脸了!”晨光村居委会支部书记吴家友说,记者发现,街上的商铺都已经关门,绝大多数灾民住在当地临时安置点的帐篷里,解决食宿问题,溶溪镇某村一陈姓人家,因洪姓人家说他们还礼还少了,气不过来,就翻着记人情的账本和洪家吵架,有摊主说,蔬菜都是从外地运过来的,也有实在熬不过打破情面的

责编:金昌综合网
版权作品,未经金昌综合网www.e-jts.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www.e-jts.com 版权所有 金昌综合网